壁画记载撒哈拉从前的翠绿葱翠

未分类

壁画记载撒哈拉从前的翠绿葱翠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潘亮】英国广播公司近来发布一项中美欧科学家联合完结的陈述预言称,若无法有用遏止气候变暖,到2070年,地球1/5面积将“热成撒哈拉”。但是,谁能幻想6000多年前的撒哈拉大漠原便是一片翠绿葱翠的森林。“那定是片浩渺无垠、没有活力的苍茫沙海”。未曾才智撒哈拉的人常常如此幻想和描绘这个地球上最为闻名与宽广的沙漠。第三次进入撒哈拉内地,除了它多变丰厚的地势地貌让我入神,这儿蕴藏的许多岩石艺术愈加令我惊叹。坐落阿尔及利亚与利比亚交界处的阿尔杰高原,因为保存有1.5万多处宝贵的史前壁画、石刻,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为“全球面积最大的露天岩石艺术博物馆”。一处处生动、细腻又奥秘的壁画和石刻,不只让人对沙漠的过往打开无尽遥想,也让游客体验到气候变暖或许导致的后果。“翠绿丰饶”的撒哈拉地处中撒哈拉沙漠地段的阿尔杰高原,是一片沙丘与岩石交汇的独特地带,当地图阿雷格人将这儿称作“阿尔杰的塔西利”。国际遗产委员会点评塔西利是“包括超卓天然美景与重要美学现象的区域”,满眼雄壮而独特的六合造物,确实让人难以安顿自己的视野。某天近午时分,导游西迪阿里带步行者进入一处溶洞,我猜是为了休整和饮水。没料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溶洞顶壁“蹦”出一只赤色的长颈鹿。一只腿前伸,三条腿蜷缩伏在地上,它歇息的姿态酷似现代儿童绘本里的动物。长颈鹿周围,是身背弓箭奔驰的猎人,围坐在河滨的妇女和孩子。“这是大约6000年前的游牧者留下的绘画”,导游解释道。6000年前的撒哈拉有长颈鹿吗?答案是必定的。撒哈拉区域曾日子着数量巨大的大象、犀牛、长颈鹿、河马、羚羊等动物。古人将它们刻画在塔西利区域的岩壁上。一个游牧人手牵长颈鹿前行;公象带领象群动身,掉队的小象却排出一串圆圆的粪便;秋风吹拂,两条肥美的鱼儿愉快游动,好像立刻跃出水面。除了各种绘声绘色的“百兽图”,壁画和石刻也为观者打开了史前人类日子画卷的一页:战场上,两个部落的兵士正在相互射箭,有人现已倒地,有人还在冲刺;就在儿童为临产妇女吊水归来时,身穿长裙的女孩拿着丝带挥手舞蹈等等。幽静荒芜的沙漠竟有过一段如此活力勃勃的曩昔,这着实让人惊异。上世纪50年代,咱们的司机斯里曼的祖父为欧洲探险家揭开了撒哈拉岩石艺术的奥秘面纱,消失的沙漠文明由此一度成为考古学界的热门谜题。但是,因为悠远、难以企及还有近年来的战乱,这座绝无仅有的沙漠文明宝库仍然不为群众所知。“哭牛”预言生态恶化?一个生气勃勃、随处可见长颈鹿与大象的撒哈拉!多么遥不行及却又心旷神往。在导游看来,全球气候变暖加重了沙漠化进程。当地一些绿地的面积逐年减缩,人畜饮水和灌溉问题也日益突出,“去看看哭牛吧,你或许会惊奇它们曾预言人类会走上生态恶化的不归之路。”西迪阿里口中的哭牛,是坐落贾奈特市西约25公里处的一处石刻,也被视为撒哈拉岩石艺术的代表之作,创造于距今约7000年前。这幅石刻长宽高各约1.5米,体现的是三头母牛目中含泪,哀伤哭泣的情形。每头牛的眼角下都挂着一大滴泪珠。因为刻有哭牛的岩石脚下便是一条季节性河流,当地人坚信,天气炎热的7000年前,有母牛翻山越岭来此饮水,却发现河槽干裂,不见一滴水的踪影。疲惫还有失望,让它们流下了眼泪。进入21世纪后,这条季节性河流简直完全干枯了。哭牛眼里的哀痛,让游客感同身受,我们都很忧虑这会成为人类未来的不详预言。哭牛之所以能打动听,除了哀婉的传说,还有其非凡的艺术造就:有力的线条,凸凹凿刻以及后期抛光技巧让母牛获得了极端传神的表情、形状,今世雕琢大师也拍案叫绝。古人不只为记载,也为艺术进行创造是毋庸置疑的。一些壁画上,为凸显牛群的巨大和立体感,绘画人利用了红白双色画法。特定部落的女人还顶着相似唐朝妇女的前倾发髻,细腻的线条像极了中国传统工笔画。撒哈拉的未解之谜哭牛真是为缺水而抽泣吗?面临史前岩石艺术,后来人没有任何确凿证据。但正是在这一幅幅可谓“化石写实”的创造中,考古学家坚信找到了比古埃及文明更为长远的“国际第一挤奶场景”“国际第一个骆驼鞍”“国际第一人鹿之吻”等。西迪阿里说,现在探明的撒哈拉岩石艺术共有1.5万多处。接连15天的步行行程中,游客简直天天都能看新著作。但是,考虑到塔西利国家公园面积达13.8万平方公里,就可意料还有许多惊人之作散布在沙漠的偏远之地,等候被发现。除了实在的动物和人类之外,在一些壁画、石刻上,探险家还找到了兽首人身的独特生物,其中有圆耳朵、圆下巴、露牙齿的,也有尖耳朵、尖下巴、不露牙齿的。还有的长着巨型生殖器,顶着似乎外星人一般的脑袋。这些生物来自哪里?是谁为了何种原因此创造出它们?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Writ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